违规执法,酿成冤死,家人讨说法!

2020-4-11 09: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482| 评论: 0

摘要: 2019年9月9日晚21点40分许,河南省博爱县焦桐高速路上(沁河大桥处),博爱县四名辅警(疑似)高速追车,博爱县寨豁乡司窑村的司忠凯驾车从单位驾驶豫H08458汽车前往温县,被其4名(身份至今被公安人员隐瞒,疑似辅 ...

  2019年9月9日晚21点40分许,河南省博爱县焦桐高速路上(沁河大桥处),博爱县四名辅警(疑似)高速追车,博爱县寨豁乡司窑村的司忠凯驾车从单位驾驶豫H08458汽车前往温县,被其4名(身份至今被公安人员隐瞒,疑似辅警)人员不明原因追赶上高速路上,途中高喊胁迫停车至沁河大桥停车后,司忠凯不明原因坠桥身亡。

  事发后,博爱县公安局多方调查司忠凯社会关系,企图掩盖四名工作人员的执法违法行为,迟迟不告知司忠凯家属,家属得知司忠凯的事情是在事发后近十六小时之,并以“工作疏忽”(不带执法记录仪)及司忠凯行车记录仪(案发后被他们私下拆掉并扣压至今)损坏为由,掩盖事实真相,包疪4名追车人员的责任,造成家属对事实真相不清,疑点重重,时至今日不予立案调查。

  时过数月,期间其家属多次找相关人员只为了解事情真相,县公安始终拒绝让家属观看事发途中监控视频资料,并不给任何书面结论及不予立案,只是囗头告知:"所有责任都是死者的" 警方没有任何过失,甚至多次恐吓家属,劝阻信访,迫其认命

  司忠凯妻子肖飞飞,一边还要照顾孩子和娘家老人死者老父亲年过七旬的残疾老人,久病缠身,无人照看),一边还要喊冤伸张事实真相。其家人为了解事情真相,多次找公安局交涉,均无任何结果。朗朗乾坤,昭昭日月,面对无果的结局,谁能为弱者发声,谁又能让逝者安息...

 


附:(死者)司忠凯父亲司风良述说的案件的情况

                                                    

司忠凯,男,38岁,身份证号:410822198105251012  

工作单位: 焦作巿慧源驾驶人自主预约考试服务有限公司                  

家庭住址: 河南省焦作市博爱县寨豁乡司窑村                                           

    以下内容为(死者)的父亲司风良述说的案件情况:

说的这些内容都是事发后约十六个小时,公安人员通知家人的内容(公安没有出示任何书面内容,就是口头说的这些情况):2019年 9月9号晚上六点左右司忠凯(小车驾驶员科目二考务)下班后,与两个同事和同村一个朋友共四人一起去吃饭,其中一个人是送他们回来的没有喝酒,司忠凯等三人分一瓶白酒,七点多回去,没喝酒的人分别送喝酒的三个人回去,把司忠凯也送到单位了,到九点半司忠凯接到一个电话,到九点四十分许他开车从单位出来前往温县,行驶至焦桐高速入口,遇安检查车,当时他减速了一下,快到安检处,他开车直接从ETC上了高速,后面安检四个人员就开车去追赶,中途还高喊让他靠边停车之类的话,九点五十分追赶公安打温县方向电话让工作人员在高速口拦截,十点零三分追赶人员就打了120同时还拨打110,当时他们公安和家属“公安的4个工作人员在后面“跟”车,两车间隔的距离很远,都看不见司忠凯的车,后来跟上后发现车在沁河大桥(是上坡路,在半坡处停)应急车道停。车还是返锁门,手刹没刹紧有点溜车,他们的两个工作人员赶紧去推车,没有见到人,后来发现人在车前方63米处坠桥身亡”,公安给家属的解释是他误认为桥下方(此处高度约20米)是玉米地想逃跑了就跳了下去。

事发当晚公安的人就把尸体和车都现场,当晚就到他的工作单位,调查监控,询问同事,调查司忠凯的社会关系,就是没有通知家属,家属是10号公安的人来村里把家人叫到村委到下午两点才通知家属让去殡仪馆见人家属去殡仪馆看死者时发现身上有多处伤痕,其中后屁股上方有一个类似圆形伤口,伤口有些深度,问公安法医,他们也没有解释清楚。

家属提出疑问;“说我们车上的行车记录仪是好的能不能给我们”,公安方说家属没有权利查看。家属又问“那你的执法仪可以让我们看看吗,如果真相是我们自己跳下去的,我们家属就没有疑问了”,公安方说追赶的四个交警因“工作疏忽”没有带执法仪为由,不给家属提供任何证据,那四名追赶人员至今身份不明,不知道是不是正式干警?公安方说司忠凯是酒驾逃避责任的,可是不给家属人提供酒驾的证据,说他安检闯卡,也不提供安检闯卡证据,高速路口到上高速有六、七个监控,家属去看了也不让看,说是无权查看。。

如果事情真是公安说的那样,为什么不让家属清楚的知道事情经过?不提供任何证据?家属找律师跟公安方要证据公安方仅选择性的让律师看了一点,就一段追赶时司忠凯和朋友的语音对话,司忠凯说“后面有交警在追我”,在语音对话中能听见警车的警报声,看了一段录像是司忠凯的车过收费站后,中间没有穿插任何车辆公安的车就追赶上去了,两车间隔就两三秒钟,公安方开始时跟家属说没追上两车相隔的远,,这不是前后矛盾吗?时至今日,公安方也不立案,给家属的回答是:“这件事情是一个事件,不是案件,不用立案调查。家属多次向公安要尸检报告、事情经过说面通告、立案与不立案书面说明,公安方说没有权利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