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究竟害了谁?

2019-11-23 16:0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42| 评论: 0

摘要: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内容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 ...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

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内容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责任编辑: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