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深 | 严守纪法规矩 筑牢廉洁防线

2022-5-5 10: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8936| 评论: 0

摘要:   在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办的典型案件中,严重违纪违法党员干部都撰写了忏悔录,进行反思,有人因没有守住初心,也有人因没有过好政治关、权力关、交往关、生活关、亲情关而痛悔不已,留下深深的悔恨。这些以自由换 ...

  在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办的典型案件中,严重违纪违法党员干部都撰写了忏悔录,进行反思,有人因没有守住初心,也有人因没有过好政治关、权力关、交往关、生活关、亲情关而痛悔不已,留下深深的悔恨。这些以自由换来的教训对他们来说太晚了,但对后来者却是一种警醒,警示大家一定要守住内心,从小事小节上守起,正心明道、怀德自重,勤掸“思想尘”、多思“贪欲害”、常破“心中贼”,以内无妄思保证外无妄动。

  坚定理想信念,切勿丧失定力忘却初心

  “我出生在苏北农村,父母都是农民,一家人生活得很拮据。”海南省委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裴成敏回忆说,“1975年,在海南工作的伯父回苏探亲,提出要带我到海南读书。我还能清楚记得,去海南的前一天晚上,父亲将我叫到身旁,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常怀感恩、刻苦读书,今后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翻看落马官员的忏悔录,许多人在痛定思痛时总会回望,检视自己的初心,而他们也正是因忘却了初心,没能时刻自重自省,最后走向违纪违法的深渊。

  浙江省湖州市政协原主席吴水霖在忏悔录中说:“我是一个受党教育几十年的老党员、老干部,曾对党充满着无限的感情和依恋。”但此后,吴水霖逐渐忘却初心,只喜欢听好话,人飘飘然起来,放松了学习、放松了改造,迷途不返,犯下严重错误。

  “19岁那年,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入党志愿书中,写下了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的誓言。”浙江省嘉兴市委原常委、原副市长徐淼也曾默默奋斗在激烈严酷的隐蔽战线,但随着职务的升迁,开始“羡慕、向往一掷千金、开豪车、住豪宅的奢华生活”,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随之发生变化,失去了为党奉献、为民谋利的初心,贪念和私欲膨胀,被各种诱惑腐蚀。

  “悔不该忘了共产党人的初心、本心,忘了入党时举起右手,向党作出的庄严承诺。”西藏自治区原工商局党委书记、副局长赵世军在忏悔录里痛悔不已,在腐化变质前,他也曾有理想有抱负有作为,作为自治区首届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建筑企业家,他具有耀眼的“政绩光环”。然而,他逐渐忘记初心,不辨是非,为人情和欲望所累,肆意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非法利益。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坚守理想信念是终身课题。曾经的初心并不意味着如今的信念坚定,昨日的成绩也并不代表对党始终忠诚。北京市门头沟区龙泉镇原党委书记索宝柱在忏悔录里感慨道:“多少有过辉煌成就的人,却没有辉煌到最后。多少有过骄人战绩的人,却没有战斗到最后,因为倒在了‘贪’字的脚下。”

  点评:

  初心不会自然保质保鲜,稍不注意就可能蒙尘褪色,久不滋养就会干涸枯萎。古语有云:“正心以为本,修身以为基。”正心是修身的内在基础,修身的基础,就在于端正自己的心念。党性修养不会随着党龄的增加而自然增加,也不可能随着职务升迁而自然增强,而是需要不断拧紧思想总开关,正心立本,常常主动回望人生,时时拂拭初心。否则,在走向违纪违法的深渊付出惨重代价后再被动回望,岂不为时晚矣。

  对党忠诚、立场坚定,不当两面派、做两面人

  忠诚,是共产党员必备的政治品格,是每名党员入党宣誓时的政治承诺,是第一位的政治要求。对党不忠诚,当两面派、做两面人,意味着对组织、对信仰的背叛,其背后往往藏着严重的病症。

  宁夏回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秘书长徐力群表面上是一个“清正廉洁”“作风正派”的领导干部,然而,私下里他给自己的身边人划分了圈子,圈子内外,经营着两面人生,大搞“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在公开场合大谈特谈如何防止以权谋私,实际上却常年插手和干预各类重大事项决策,想尽办法为圈子内的“朋友”提供帮助,以权谋私。

  “两面人”实质是政治投机者、行动两面派、道德伪君子,根源在于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扭曲。

  李生发、李居良,这两张身份证背后其实是同一个人——甘肃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原党组成员、副厅长李生发。在两个身份证的掩护下,李生发开启了他的“双面人生”:作为“李生发”时,他表现得积极上进、廉洁自律;而作为“李居良”时,他毫无原则底线,无视纪法、肆无忌惮。为了逃避监督,李生发以“李居良”的名义办理了多张银行卡,作为其房产倒卖、行贿受贿的“隐身衣”。“这些房产都用我李居良的假身份证办理买卖手续,自以为天衣无缝,可以瞒天过海,怎料现在成了我违法犯罪的铁证。”他在忏悔录中说。

  “两面人”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谋求私利的最大化。宁夏回族自治区原经信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俭在担任神华宁煤集团董事长期间,多次在大会上谈廉洁、讲奉献,不少干部对他尊敬有加,甚至把他当作勤廉榜样。而在台下,他却以权谋私、大肆敛财,采取隐蔽的手段收受他人财物,以期逃避审查调查,搞两面派,做两面人。经查,王俭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项目承揽、工程款支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贿赂6000余万元。

  没有人是天生的“两面人”,而不少党员干部蜕变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放松党性修养,思想滑坡。湖南省长沙先导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继雄忏悔道:“看着身边的老板一个个发家致富,内心开始失衡,人生观价值观扭曲,有了‘我也应该从中分一杯羹’的错误思想。”理想信念一旦动摇,思想防线必然失守,此后,刘继雄在形形色色的诱惑面前败下阵来,台上还自我标榜“对党忠诚、清正廉洁”,台下却违纪违法、大搞腐败,逐渐蜕变为“两面人”。

  点评:

  理想信念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险的滑坡。“两面人”表里不一、欺上瞒下,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精于伪装忠诚、清廉、正直,说到底,还是理想信念动摇,缺了钙、丢了魂、失了根。这种口是心非的“两面人”,对党和人民事业危害很大,必须及时把他们辨别出来、清除出去。事实表明,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终究逃不脱党纪国法的惩处。领导干部要自觉加强政治修养,任何时候都言行一致、光明磊落,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做老实人,对党忠诚老实,对群众忠诚老实,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越界、不越轨。

  守住交往关,净化社交圈、生活圈、朋友圈

  领导干部的“朋友圈”如果不经常净化,就很容易出问题。忏悔录里,不少领导干部跌入腐败堕落的深渊,原因就是交友不慎、失去底线。

  在四川省冶金地勘局原党委书记、局长牟文勇从违纪走向违法的道路上,他自认为信得过的老朋友贾某起了重要的“助推”作用。贾某曾是牟文勇的下属,多年前下海经商。“在地质队的时候,他和我一起经历过生死考验,我们属于生死之交。”牟文勇忏悔道。牟文勇当上省冶金地勘局党委书记、局长后不久,贾某便找他帮忙协调项目,此后贿送牟文勇一套别墅。牟文勇认为这种多年的“朋友”十分牢靠,殊不知这种变异的友情变成了“糖衣炮弹”,一次次击中贪婪的他。

  因工作和生活的种种原因,领导干部不可避免要与人打交道、与社会不同层面的个体交往。但是,出于不同利益和目的,有些主动接近领导干部的“朋友”,却觊觎着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和资源。

  浙江省原临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胡竑本来性格内向、不苟言笑,但到重要岗位任职后,身边忽然多了几个“亲密朋友”:家里有事,这些“朋友”比亲戚跑得都快;知道胡竑喜欢打牌,他们便随叫随到,连大年三十晚上都驱车赶到胡竑老家陪他打牌;逢年过节厚礼走动。这些“朋友”的鞍前马后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通过向胡氏家族输送利益,这些“朋友”牢牢拴住了胡竑,对于他们提出的要求胡竑几乎有求必应,心甘情愿被“围猎”。

  党员干部“八小时外”是腐败的“滋生区”和“重灾区”,原西藏国盛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宇就是在“八小时外”翻了船。李宇常年一个人在拉萨,时常想着单身生活应该找些乐趣,老板们便投其所好,时常陪他吃喝玩乐,推杯换盏过后,大家顺理成章尊李宇为“大哥”。李宇也乐在其中,把这些视作讲义气、拉人脉,老板们但有所求,他便想方设法“伸出援手”,甚至主动帮老板解决问题、寻找资源,把自己混同为权力掮客。

  点评:

  仔细分析贪腐官员的违纪违法情节,许多权力出轨、行为出格、道德失范,发生在“八小时外”的社交圈、生活圈、朋友圈。党员干部如果什么饭都吃、什么酒都喝、什么人都交,特别是心生羡慕、盲目攀比之后,就容易心态失衡,忘记初心使命,继而走上不归路。交往必须有原则、有规矩,领导干部要自觉净化朋友圈、纯洁社交圈,提高警惕、自律自省,注重防范被利益集团“围猎”,增强洁身自好拒腐防变的自觉性。

  守住亲情关,必须廉洁治家管好身边人

  古人说:“将教天下,必定其家,必正其身。”从忏悔录看,家风败坏往往是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

  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禤甲军逢年过节时,当着家人的面大肆收受礼品礼金,与老板们勾肩搭背,其家人也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影响,对于钱财物只管享受,不问来源。禤甲军对其独生女极尽宠爱,为了给女儿买房,受贿140余万元为其购买了一套南宁的房产。因过去对弟弟关心不够心怀愧疚,禤甲军把纵容、溺爱当成关爱,想方设法满足弟弟的需求,在禤甲军的受贿款中,近四分之一是与弟弟共同收受的。

  领导干部的家风,不是个人小事、家庭私事,而是领导干部作风的重要表现。家风好,才能家道兴盛、和顺美满;家风差,难免殃及子孙、贻害社会,“一人不廉,全家不圆”。

  青海省公安厅原党委副书记、副厅长任三动在忏悔录里说:“违纪违法路上我走了前半程,她推着我走了后半程。”案发后,任三动曾一度痛恨妻子张某。张某通过任三动结识了许多朋友,经常一起吃饭、娱乐,她也会帮这些朋友们向任三动请托办事,“张姐”的影响力在小圈子里越来越大,甚至一些想结识任三动的人会先去巴结、结识“张姐”。任三动对妻子的行为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这种包容、放纵,也让“枕边人”一步步将他推向了违法犯罪的深渊。

  浙江省杭州市政府办公厅原一级巡视员何美华在担任义乌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某商人老板通过何美华弟弟何某某请托何美华提供帮助,事成后,该老板送给何某某100万元,何美华接受了其中的10万元。“经过这一番‘操作’,我给弟弟留下了会收钱办事的印象,导致他肆无忌惮,打着我的旗号,以帮助办事为由,收受不少钱财。”何美华忏悔说。2007年至2013年,何美华与何某某共同收受贿赂572万元。何美华在前台拿公权换人情,何某某在后台以人情换私利,兄弟二人利欲熏心,共赴腐途。

  在畸形的亲情观下,重庆市秀山县委原书记王杰纵容妻子、胞弟、连襟等亲人齐贪腐。“现在看到他们身陷囹圄,我才幡然悔悟,这种观念让我是非不分,也让他们黑白不辨,和我一起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点评:

  各级领导干部要过好亲情关,带头遵守党纪国法,自觉反对特权思想、特权现象,带头廉洁治家,从严管好家属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绝不纵容默许他们利用特殊身份谋取非法利益。领导干部要从自身做起,注重在小事小节中为家人树立良好榜样,教育亲属子女树立遵纪守法、艰苦朴素、自食其力的良好观念。领导干部的家属要当好“廉内助”,把好“家门”、守好“后院”,让家庭真正成为清净的园地、廉洁的港湾。

(责编:棉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