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蛀”在专项经费里的文化馆长

2022-4-5 11: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07917| 评论: 0

摘要:   为人仗义、出手阔绰、生活潇洒……一身江湖习气的云南省普洱市西盟县文化馆原馆长钟某被所谓的朋友们称为“大哥”。然而,看似风光无限的背后,却是他贪污挪用专项经费供个人高额消费的违法事实,最终是“面子” ...

  为人仗义、出手阔绰、生活潇洒……一身江湖习气的云南省普洱市西盟县文化馆原馆长钟某被所谓的朋友们称为“大哥”。然而,看似风光无限的背后,却是他贪污挪用专项经费供个人高额消费的违法事实,最终是“面子”“里子”全没了。

  “钟某喜欢交朋友,经常在外面吃喝玩乐,消费也很高,每次出去玩基本都是他付钱结账。”谈起钟某,朋友们首先想到的都是吃喝。

  吃喝享乐的钱从何来?工资月月花完,信用卡刷到爆,甚至通过网贷来满足膨胀的私欲,“雪球”越滚越大,钟某就动起了歪脑筋,把权力当做提取公款的“密码”,将罪恶的双手伸向公款。

  起初,为笼络人心,为自己违规吃喝打掩护,钟某在部门里挖空心思搞起“雨露均沾”。“逢年过节必发福利,账上只要有钱,隔三差五就巧立名目发东西,利用一些小恩小惠变相讨好干部职工。”据办案人员介绍,钟某在其任职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先后26次安排单位会计和出纳将工作经费转入职工个人银行账户,违规用于购买过节物品及发放过节费共计16万余元。

  “平时养尊处优惯了,吃喝消费都是高档次,我很享受这种感觉。”钟某为了保持自己的“高档”生活水平不减,虚假列支工作经费,只为满足一己之私。

  渐渐地,“节日病”演变成难以医治的“慢性病”。在虚荣心催使下,钟某将一笔笔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补助经费占为己有、中饱私囊。为了掩盖贪占的事实,他打着下乡的幌子,找不明实情的老百姓代签伪造补助领取名册进行报账。

  “我对财务知识一窍不通,也从来不过问单位的财务情况。”钟某在谈话中交代,单位财务管理混乱为其将公款变成私钱提供了便利,遇到年终审计,就想方设法去找个体老板虚开发票报账。

  从忐忑不安到无所忌惮,为了把平时过度消费的巨大窟窿补上,钟某的黑手越伸越深,贪占的数额从几百、几千上升到几万。

  据办案人员介绍,钟某利用单位职工的个人银行卡为“中转站”,先后61次安排单位职工支取专项经费52万余元用于买彩票和个人吃喝的高额消费,其中钟某还从专项经费中支取了3万元带家人到深圳旅游,掉进钱眼的钟某如“白蚁”般把专项资金这根“良木”渐渐啃食殆尽。

  “2012年至2015年期间,单位自己做账,大小事情都是我说了算,用钱自然方便。”据钟某交代,在其周旋下,单位议事程序变成摆设。

  但纸终就包不住火,“从上次起,我就知道迟早会出事,只是时间问题。我寝食难安,反倒进来这里之后,心里轻松了。”钟某坐在留置点的凳子上长叹一口气。

  他指的“上次”是去年8月,有群众反映未收到非遗传承人专项补助经费,县纪委监委在调查中发现,钟某私自截留了专项经费,弃群众利益于不顾。他也因违反群众纪律、廉洁纪律受到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受到处分教训的钟某不但不知悔改,反而继续耍他的“老把戏”。去年12月底,在县纪委监委办理其他线索时,钟某再度“落网”。

  今年9月,钟某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组织纪律、群众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涉嫌贪污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涉嫌犯罪问题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我愧对党和国家,愧对我的家人,我想告诫党员干部们以我为鉴,莫让贪婪吞噬了自己的人生。”审讯室里钟某从自己的黄粱美梦中惊醒,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责编:棉棉)